1. 首页
  2. 塔罗牌学习

塔罗与卡巴拉对应思想中的矛盾与错误分析

塔罗牌占卜师

塔罗与卡巴拉对应思想中的矛盾与错误分析

全文摘要

有一句话这么说到:“如果卡巴拉是解开西方神秘学的钥匙,那么塔罗就是解开卡巴拉的钥匙。” 塔罗与卡巴拉的联系自18世纪起便被著名的神秘学家Levi提出,至今仍为人所乐道。虽然塔罗的卡巴拉起源说被推翻,但是塔罗与卡巴拉的联系却一直被提及。那么,塔罗与卡巴拉在结构上真的如此契合无缝吗?两者所表达的思想理念是否真的一致?在接下去的论述中,将对两者的结构、表达思想进行详细阐述,以此来解析两者之间的对应是否合理、是否匹配。

论文目录

1.塔罗与卡巴拉联系的历史概况

2.塔罗和卡巴拉分别要表达的思想理念

2.1 塔罗的结构及其表达的思想

2.2 卡巴拉的结构及其表达的思想

3.塔罗与卡巴拉对应之分析

3.1 从流溢模式来分析塔罗与卡巴拉的关联

3.2 从符号象征意义来分析塔罗与卡巴拉的关系

4.总结

正文

1.塔罗与卡巴拉联系的历史概况

在将塔罗与卡巴拉建立关联的历史上,产生过诸多版本。首先就让我们先了解一下塔罗与卡巴拉对应的历史发展历程:

第一位提出希伯来字母与塔罗之间的对应关系是Antoine Court de Gebelin(古德杰伯林)——他在主张塔罗起源于埃及的同时,还认为塔罗的22张大牌与希伯来的22个字母对应。在他1770年出版的《原始的世界》(Le Monde Primitif)中有一篇专门介绍大牌与希伯来字母顺序连接的方式。Court de Gebelin是第一个提出塔罗与希伯来字母之间联系的人,他的理论建立在马赛塔罗之上。

法国神秘学家Eliphas Levi(1810-1875),他在塔罗与希伯来字母的对应方面进行了发展,也是塔罗与卡巴拉联系的历史上至为关键的一人,他将塔罗纳入了一个首尾连贯的卡巴拉体系,从此塔罗与卡巴拉的关联深植人心。Levi在19世纪出版的两册著作Transcendental Magic一共有22个章节,说了各个希伯来字母的与每一张塔罗大牌的对应。同时他还提出:“如果不了解卡巴拉,便无法真正了解塔罗。”他的理论也是建立在马赛塔罗之上。

法国的神秘学家Papus(1865-1916),在他的著作The Tarot of the Bohemians中,将塔罗大牌与上帝之名的四个字母(Yod-Heh-Vau-Heh)联系在了一起构成了六芒星体系,并在这个体系的基础上建立起22张塔罗大牌与22个希伯来字母的对应解释。其建立理论的塔罗牌亦是马赛塔罗。

1888年Hermetic Order of the Golden Dawn(金色曙光)成立,在金色曙光的教义Book T中,再度将塔罗大牌与希伯来字母对应构成一个,对Levi的一些理论进行了修正和发展(修正了Levi关于愚人的位置,将愚人处于第一个位置与Aleph对应,另外对换了力量和正义的位置,使其与相应的占星符号对应)。其对应体系详见下表,并且这种对应系统为后世人们所运用直到今日。

塔罗与卡巴拉对应思想中的矛盾与错误分析

美国神秘学家Paul Foster Case(1884-1954)于1922年成立了神秘学组织BOTA(Builders of the Adytum内殿之建造者,至今仍存),这是一个学习与实践西方神秘学传统的组织,他们在金色曙光的思想基础上继承并发展了卡巴拉塔罗,Case在1947年的The Tarot: A Key to the Wisdom of the Ages详细阐述了塔罗每张大阿卡纳在神秘学对应体系中的每一个对应,其中包括了希伯来字母、占星、色系、方位,在大阿卡纳与希伯来字母的对应上,Case采用了金色曙光的对应体系,除此之外还提出了塔罗大阿卡纳的空间立方体结构,将塔罗对应体系和卡巴拉塔罗理论发展到了极至。Case的理论建立于伟特塔罗,但之后他以伟特塔罗为蓝本,重新设计了一套黑白塔罗——B.O.T.A塔罗牌。

历史就说到这里,再回到开头的问题:塔罗与卡巴拉在结构上真的如此契合无缝吗?两者所表达的思想理念是否真的一致?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就必须分别对塔罗和卡巴拉这两者所要表达的思想和结构作出剖析。

2.塔罗和卡巴拉分别要表达的思想理念

2.1 塔罗的结构与表达的思想

在之前所说的塔罗与卡巴拉关联的历史中,我们看到了各位神秘学家所提出的塔罗大牌的卡巴拉式的塔罗解释法,但是他们的解释并非创造塔罗的艺术家们的本意,将塔罗与希伯来字母、占星建立对应联系对当时马赛塔罗的图像解释并没有很大的帮助,依靠对应得出的解释反而大幅缩减了塔罗图像的象征内涵,这种背离塔罗正确理解的解释将我们对塔罗的理解带向越来越远的地方。所以,想要真正理解塔罗的哲学内涵,应该就塔罗图像的本身入手,而时间上则应退回到神秘学家动手修改塔罗之前的那段时期——对文艺复兴时期塔罗牌的图像进行研究,这样才能彻底根除那些神秘学家忽略图像、一意孤行式的塔罗解释。

与那些毫无依据的神秘学家们不同,Robert M Place在2005年所著的《The Tarot: History, Symbolism, and Divination》一书中完整并清晰的论述了塔罗的结构和表达的内涵。在论述22张大牌的涵义时,他以每张牌图中的符号与历史为基础,通过将塔罗大牌的图像与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作品进行对比,从而找出塔罗图像在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作品中的根源意义,由此得出每一张塔罗大牌要表达的思想和意义,说出了创造塔罗的艺术家们真正想表达的思想理念。

根据Place先生的结论,塔罗是文艺复兴时期诸多艺术作品中的一种,塔罗是以图像和符号为载体,用意大利文艺复兴的艺术来呈现的古老的神秘主义哲学。那么塔罗要表达的神秘主义思想是什么呢?

首先,22张塔罗大牌是按数字从小到大构成了一个序列,在序列中后一张牌要比前一张大,大牌所构成的序列源自一种神秘主义的队列——the Triumph,其序列的安排法则象征的是灵魂之旅直至对后的胜利。其旅程由愚人扮演,反映了灵魂通往启迪与回归神性。

塔罗大阿卡纳一共22张,包括了21张标有罗马数字的牌和一张没有数字的野牌——愚人(罗马数字中没有0)。21张大阿卡纳的结构能被平均的分为三组,每组七张:这三大组分别表达着柏拉图(429-347 BCE)的灵魂三分论——欲望灵魂、激情灵魂与理智灵魂。每一组七张牌象征着新柏拉图主义的七重阶梯理论。整个塔罗大牌表达了灵魂从低层次逐渐发展至高层次的启迪,一种向高层智慧提升的灵魂之旅。

塔罗与卡巴拉对应思想中的矛盾与错误分析

  上图呈现的马赛塔罗22张大牌的结构。

愚人作为一张野牌是一位游荡在外的小丑,受到一只狗的攻击,被狗攻击说明他对这个地方来说是陌生人。愚人只身在外,将要历经三部分灵魂开展他的神秘主义之旅。

第一组的七张牌反应了了欲望的灵魂:对物质的愉悦、享受的渴望,包括贪与欲之内的对物质需求的渴望。

第二组的七张牌反应了激情的灵魂:追求名誉、荣耀的渴望,是一种追求名誉的英勇精神。这组的牌包括了四张代表困难与死亡的牌,以及三张面对艰难困苦所发扬的美德——正义、力量和节制。

第三组的最后七张牌表达的是理智的灵魂:洞察灵魂与获得智慧的渴望。理智灵魂的目标是真正的理解与平衡。理智灵魂不再渴望无节制的享乐、不再通过受苦来证明自己,取而代之的是对最终美德的追求——追求高境界智慧的审慎美德。

所以,塔罗22张大牌的结构为三大组,表达的是阶梯式的从较低的意识(物质层面)到较高的意识(精神层面)的灵魂之旅,从1号魔术师到21号世界,反映了灵魂从世俗回归于神性的旅程。

2.2 卡巴拉的结构与表达的思想

卡巴拉是犹太神秘学说,在希伯来语中的意义为“接收或口述传统”,在英语中的拼写可以是“Kabala、Kabalah、Kabbala、或是把K换成Q或C皆可”,大多数的学者将卡巴拉定义为犹太神秘学传统,发展于12世纪的西班牙和法国南部。我们今天所熟知的卡巴拉思想就是在十二世纪发展完善的,而十二世纪the Sepher La-Bahir和十三世纪the Sepher ha-Zohar(光辉之书)被认为是种子巨作,其理论学说基于二世纪到七世纪巴勒斯坦的Sepher Yetzirah(创造之书)。

塔罗与卡巴拉对应思想中的矛盾与错误分析

卡巴拉Tree of Life(生命之树)的图像是用来表达上帝之创造,囊括了卡巴拉神秘学的符号和象征的解释,生命之树的图形由10个能量中心组成,这10个能量中心叫做“Sephiroth”(源质,其单数形式为Sephra,在希伯来语中意为数字),它们分别是:

Kether(王冠):高于其他一切、合一,完美

Chokmah(智慧):直觉的觉知,真理

Binah(了解):将智慧置入经验得脉络

Chesed(爱):当我们最能与自身情绪相和谐时,主宰着我们生活得那种爱

Geburah(审判):克制保留、作出困难决定的能力

Tiphereth(本质):爱、和谐,位于生命之树的中央,将所有其他的特质维系在一起。

Netzach(胜利):强大的力量与人格力。行动与恩典。

Hod(荣耀):Netzach力量的完成,为力量与恩典赋予形式的能力。

Yesod(基础):位于三个三角形的底部,向下进入无意识。

Malkuth(王国):王国将三个三角形连接到外在的世界。Malkuth时物理存在的实像。

以上提到的十项特质就是生命之树的10个sephroth(源质),而原质与原质之间有22条路径,分别对应22个希伯来字母。

22个希伯来字母是一种抽象的符号,每个字母都有其象征物和意义。例如,希伯来的第一个字母aleph,其意义为公牛,第二个字母Beth意为房屋。根据这种象征结构,卡巴拉学者就根据创造之书创建了一套复杂对应系统,22个希伯来字母被划分为三大类:三个Mother字母(母字母),分别对应了三个元素(Aleph为风,Mem为水,Shin为火);七个Double字母(双音节字母),它们同时具有软发音和硬发音,对应七个行星;剩下十二个字母为Single字母(单音节字母),对应黄道十二星座。同时每个希伯来字母都对应一个数值,他们希望在自己的魔法修行中能用这些字母,同其他信仰差不多,他们的魔法修行是将这些具有魔力的名称作为一个提升自我的工具来使用,提升自我也是为了获得真知。

塔罗与卡巴拉对应思想中的矛盾与错误分析

由于在希伯来字母中是没有元音的,只有辅音,因此,虽然上帝的名字在基督教中英语写为Jehovah或Yahweh,但在希伯来语中,上帝之名就由四个字母组成:Yod、Heh、Vau、Heh(YHVH)这四个字母分别对应了四元素、黄道四星座、卡巴拉四世界——Atziluth(原型界), Briah(创造界), Yetzirah(形成界), Assiah(物质界)。

其第一个源质为王冠,代表至高无上的“一”;当这个“一”分裂为二元,一阴一阳,这就是第二阶层的两个源质——“智慧”与“理解”,是先前“一”的两个面。这三个源质构成了生命之树的第一组,创造的第一界,原型界;接下去的一组4、5、6三个源质分别为仁慈、力量与和谐,这三个源质所构成的图形像是前一组1、2、3经过镜像反射后的倒影,这一组构成了创造的第二界也就是创造界,这一界体现的是创造能量的动力和势头,这股势头将保持运作的状态直到在下一界将自己再现一遍,那么第三界我们看到源质7、8、9就是第二界4、5、6的再现和形成,这一界为形成界。形成界又立刻再度产生了一个单独的源质,这就是第四界,即物质界。因此,处于底部的四个源质代表了四元素、四方位、四季节这些四重的领域。

卡巴拉源质所构成的四界从上往下依次为:Atziluth(原型界,“一”)、Briah(创造界,概念和想法的诞生)、Yetzirah(形成界、先前计划和构思的成型)、Assiah(物质界,)。这四重世界描绘了从非成型物质到成型物质实体的过程,描绘出了一个神的创造过程,同时也是意识的实现过程,具体过程如下:

Atziluth原型界是一个纯意识、纯理念、和纯思想的世界,是意识能量所固有的、存在于最最深处的根源式思想。这些思想是一切存在之物的起源。例如,椅子的纯思想就是“坐”,这个“想坐”就是这个根源思想;

在Briah创造界里,使得先前原型界中的思想在这一界中被纳入了一个特定的模式,即“坐”这个想法致使脑海中形成了各种各样形式的椅子;

到了Yetzirah形成界,则是原型界中的想法+创造界中的模式从而构成将设想转变为实际事物的过程,由意识能量构建的模式通过各种方式的行为使其转变为实际,即生产创造椅子的过程;

最后的Assiah物质界,则是对我们物质感官、物质生活起到直接作用的实际层面,也就是创造的完成,即椅子最终被创造出来。

另外,卡巴拉生命之树除了有将树上的结构分为四组之外,整个树也可以根据四界形式分为四棵生命树,每棵生命树又分别对应四世界中的一个。

所以卡巴拉生命之树表达的结构为四世界,即分为四组,反映的是意识的实现过程,即从最高的王冠(精神)到最底的王国(物质)这么一个过程。

3.塔罗与卡巴拉对应之分析

3.1 从流溢模式来分析塔罗与卡巴拉的关联

流溢是指以阶梯的形式,使得从原型界下沉到物质界,和从物质界上升到原型界,所以又可称“流溢层”。

在流溢理论的解析下,我们很容易的就能区分塔罗与卡巴拉的不同。

从上述关于塔罗的论述中可以见得,塔罗22张大牌的流溢模式分为三大组、每组七张的流溢形式。而卡巴拉生命之树为四世界、十源质的流溢模式。所以,塔罗的阶层为三,而卡巴拉的阶层四。两者的流溢结构有本质上的不同,不同结构的塔罗和卡巴拉生命之树如何做到一一对应?

再者,塔罗大牌的流溢理念与卡巴拉生命之树的流溢理念不但不同,而且是完全相反的。生命之树表达的流溢思想是从最高的王冠(精神)到最底的王国(物质)这么一个过程,而塔罗呢?我们前面也说过,塔罗的大牌反映的是从世俗(物质)回归于神性(精神)的旅程。显然,塔罗与生命之树所呈现的流溢过程恰好相反,就好比你往东走、我往西行,自然不会贴合,试想那些神秘学家(Levi、Paul Foster Case等)以及Golden Dawn金色曙光组织,他们所建立的塔罗与卡巴拉的对应体系全部都犯了“东西不分”的方向性错误。难道他们全部都错误理解的塔罗之旅的方向?

那么既然他们的对应方向反了,如果我们改变塔罗与卡巴拉生命之树的对应方向又会如何呢?

3.2 从符号象征意义来分析塔罗与卡巴拉的关系

伟特塔罗牌的设计者亚瑟.爱德华.伟特指出:塔罗是符号象征系统。这点我深表赞同,那些强行将塔罗与希伯来字母建立对应的人士(de Gebelin、Levi、Paul Foster Case等),正是因为他们过分强调对应而缩减的塔罗自身图像的内涵,才直接导致他们对塔罗作出错误的解释,并以此忽悠世人,造成人们理解塔罗上的偏差。

那些神秘学家们将塔罗22张大牌的每一张牌分别与22个希伯来字母建立了对应,并试图以希伯来字母的意义来解释塔罗牌的意义,实际上,要将塔罗与希伯来字母进行完美对应并圆融解释是困难的,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希伯来字母的意义与对应的塔罗牌图并不匹配,即使通过“推导和推论”的方式建立起来的联系也是相当勉强的。这是塔罗和卡巴拉对应体系中最大的矛盾。这里我们来看几个例子:

比如,在Paul Foster Case于1947年所著的代表性著作《The Tarot: A Key to the Wisdom of the Ages》一书里详细解释了每一个希伯来字母与塔罗的对应解释,里面提到女祭司对应Gimel:“Gimel意为“骆驼”。因为骆驼用于运输,装载物资从一个地方去另一个地方,所以这就意味着旅行、沟通、交往、商业。又因为骆驼运输的时候是和人一起的,所以Gimel也可代表联系、组合、共存、合作。”这种解释让人感觉不但牵强,而且奇怪。又如,他说死神对应Nun,意为鱼,鱼是多产的动物,所以意为丰富多产,引申为运动、成长、改变。还有像皇帝对应heh意为窗,教皇对应Vau意为钉子或钩子,塔对应Peh意为嘴巴……

以上的这些解释都不是基于塔罗本身的图像基础上得出的,对于这些解释,那些会使用的人以及会让自己脑瓜转几个弯从而找出两者之前潜在的联系,尽管如此也多少带有投机取巧的味道。

4.总结

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无疑还是扫盲,因为毕竟不知道的人太多。通过这篇文章,既能了解塔罗牌要表达的核心思想理念,又能了解卡巴拉所表达思想理念,同时通过指出两者对应的不当之处,可以进而引发更深一层的思考。

另外,关于希伯来字母与塔罗牌的逐一对应问题,Place先生说得好,通过对应来理解塔罗,既能丰富塔罗的含义,但同时也能掠夺塔罗的含义。上述提到的那些神秘学家的那些一意孤行式的对应和解释无疑是在掠夺牌意,希望我们理解牌意时能做个有心人,不被错误言论误导的同时能够做到聪明而合理的利用对应,在以充分理解塔罗本身的符号图像涵义为基础,再加入这些对应含义,无疑是能更丰富塔罗的牌意理解。

参考资料:

《The Tarot:History symbolism and divination》—— Robert M Place

《The Tarot:a key to wisdom of the ages》—— Paul Foster Case

《The Tarot:History mystery and lore》—— Cynyhia Giles

《Complete Illustrated Guide to Tarot 》—— Rachel Pollack

《The Qabalistic Tarot》—— Robert Wang

《Pictorial Key to the Tarot》—— Arthur Edward Waite

塔罗牌占卜师


塔罗牌占卜师

本文来自网络转载(亮's 塔罗时空,本文观点不代表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占卜师Luke

微信在线咨询:www23luke

公号:塔罗牌占卜师luke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30-23:30

QR code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